主頁(yè) > 百科

孔雀是鳥(niǎo)類(lèi)嗎還是獸類(lèi)(孔雀是鳥(niǎo)類(lèi)還是哺乳類(lèi))

禹元楓 ? 2022-01-22 22:52:50 ? 0

孔雀屬于鳥(niǎo)類(lèi),而不是獸類(lèi)??兹覆皇遣溉閯?dòng)物,屬于雉科、孔雀屬或剛果孔雀屬??兹笇侔?種,全長(cháng)達2米以上,其中尾屏約1.5米,為雞形目體型最大者。頭頂翠綠,羽冠藍綠而呈尖形;尾上覆羽特別長(cháng),形成尾屏,

1

中國“土著(zhù)”的綠孔雀,長(cháng)什么樣?

2020年3月20日,全國首例瀕危野生動(dòng)物保護預防性公益訴訟“云南綠孔雀”案一審勝訴。

這是一場(chǎng)里程碑式的勝利。因為這是我國第一個(gè)在珍稀物種棲息地遭到實(shí)質(zhì)的破壞之前,就預判到結果,并通過(guò)法律手段去保護它的勝利果實(shí)。甚至可以說(shuō),這場(chǎng)預防性訴訟的成功,是人們環(huán)保觀(guān)念轉變的一個(gè)重要象征。

這也是一場(chǎng)孤絕且艱難的戰役,從2013年開(kāi)始,到今年一審結束而暫時(shí)落幕。那么我們來(lái)聊聊,為什么要為了保護綠孔雀,而奮斗這么多年?

綠孔雀為什么重要?

我們在動(dòng)物園常見(jiàn)的孔雀,其實(shí)是藍孔雀。它們引進(jìn)于印度、斯里蘭卡等地,并不是我國的“土著(zhù)”。

綠孔雀才是原生于中國的孔雀。東漢樂(lè )府詩(shī)中,“孔雀東南飛,五里一徘徊”的孔雀,就是綠孔雀。甚至有種說(shuō)法,綠孔雀就是鳳凰的原型。

聽(tīng)名字,綠孔雀和藍孔雀似乎只有顏色的差別,但它們的差異可大了去了。最明顯的區別是綠孔雀的脖子長(cháng)滿(mǎn)魚(yú)鱗狀的羽毛,而藍孔雀脖子上的羽毛是光滑連成一片的。

藍孔雀的雄鳥(niǎo)的臉頰是白色的,而綠孔雀雄鳥(niǎo)是黃色的。藍孔雀雄鳥(niǎo)頭上的羽冠像一把打開(kāi)的折扇,綠孔雀雄鳥(niǎo)則是一簇。

綠孔雀的體型也比藍孔雀要大。所以,它有個(gè)威武霸氣的別稱(chēng),叫做“龍鳥(niǎo)”。

印象中,藍孔雀的雌鳥(niǎo)總是灰撲撲的,是鳥(niǎo)類(lèi)雄性華麗雌性樸素的典型;但雌性綠孔雀的羽毛也色彩紛呈,只不過(guò)比起雄性,少了個(gè)能開(kāi)屏的大“尾巴”。

說(shuō)是“綠”孔雀,但它的色澤從來(lái)不單調。以雄鳥(niǎo)為例,只見(jiàn)它頭頂聳立一簇鐮刀形冠羽,中央部分為輝藍色,圍著(zhù)翠綠色的羽緣 。后頸、上背和胸部是金銅色,羽基是暗紫藍色,還有翠綠色的狹緣,形成鱗狀斑。

云南管綠孔雀叫“金孔雀”,這才是更適合形容它羽色的顏色。羽毛在光線(xiàn)下流光溢彩,變化萬(wàn)千。

我們對孔雀的第一印象,往往來(lái)源于雄鳥(niǎo)的大“尾巴”。綠孔雀尾屏的長(cháng)度能達到身長(cháng)的2倍,開(kāi)屏時(shí)屏面寬約3m,高達 1.5m,像一柄巨大的扇子迎風(fēng)招展。尾羽搖曳在風(fēng)中,猶如金綠色絲絨,而尖端漸漸轉為黃銅色。

綠孔雀的雌鳥(niǎo)長(cháng)得比較像沒(méi)有尾屏的雄鳥(niǎo),背部和腰部雖然是暗褐色,但會(huì )反射黃銅色或綠色的光彩。但它沒(méi)有漂亮的尾羽,甚至尾巴上覆蓋的毛還不如尾巴長(cháng)。

這種美麗的鳥(niǎo)兒主要棲息在熱帶、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和混交林中,尤其喜歡疏林草地、河岸或地邊叢林,以及林間草地和開(kāi)闊地帶。

它們吃得比較雜,主要是川梨、黃泡等植物,以及昆蟲(chóng)、蜥蜴、蛙類(lèi)等動(dòng)物,也會(huì )到農田吃農作物。

別看綠孔雀長(cháng)得美,但叫起來(lái)可挺聒噪。據云南的村民說(shuō),幾十年前,常常能聽(tīng)到綠孔雀嘹亮的叫聲。

它們晨昏時(shí)常站立在棲木上發(fā)出宏亮如長(cháng)號般的“kay-yaw, kay-yaw”叫聲,粗厲而單調,當搏斗或逃避敵害時(shí),發(fā)出快速響亮的尖叫聲。清晨下樹(shù)前后或傍晚上樹(shù)后,還常發(fā)出“ha-o-ha”的叫聲。

重要的綠孔雀,生存狀況怎么樣?

如今,綠孔雀就像它的叫聲一樣,更難尋覓。但在中華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中,綠孔雀并不是種難見(jiàn)到的鳥(niǎo)類(lèi),最北的分布能到河南。

自古以來(lái),綠孔雀端莊、聰敏,機警而又羞怯的形象就深入人心,是一種象征吉祥如意的幸福鳥(niǎo),深受人們的喜愛(ài)。

東漢時(shí)期,楊孚的《異物志》中就對它的形態(tài)進(jìn)行過(guò)系統的描述,稱(chēng)“孔雀其大如雁而足高……自背及尾皆作珠方,五采光耀,長(cháng)短相次,羽毛皆作員文,五色相繞,如帶千錢(qián),文長(cháng)二、三尺,頭戴三毛長(cháng)寸,以為冠?!惫湃艘谎劬涂闯?strong>孔雀尾屏長(cháng)得像錢(qián),“如帶千錢(qián)”,看起來(lái)就十分富貴。

南宋末期的著(zhù)作《建武志》中還記載了它的棲息環(huán)境:“孔雀生溪洞高山喬木之上……臥沙中以沙自浴,拍拍自適,蓋巢于山林而下浴沙土?!?strong>關(guān)于它的習性也有記載,例如唐朝著(zhù)作《紀聞》記載有“山中多孔雀,群飛者數十為偶”。

但也有讓人啼笑皆非的認識, 例如《禽經(jīng)》說(shuō)“孔(雀)見(jiàn)蛇宛而躍”,誤以為孔雀與蛇交配,其實(shí)卻是與蛇在搏斗。

我國的傣族會(huì )跳孔雀舞,孔雀還是他們信奉的神鳥(niǎo)。白族舞蹈家楊麗萍更是創(chuàng )作了《雀之靈》,把有關(guān)孔雀的舞蹈帶到更為大眾的舞臺上。

但是原本廣泛分布于中華大地的綠孔雀,隨著(zhù)人類(lèi)的過(guò)度捕殺和戰亂、移民的影響,幾乎滅絕。明清時(shí)期,兩廣還有孔雀,現在卻僅僅擠在西南一角。

中國的綠孔雀,僅僅分布于云南、西藏東南部一帶,特別是云南,擁有最大的綠孔雀種群。國外東南亞、南亞等地也有分布。

綠孔雀在中國的分布區不僅非常狹窄,而且正在迅速消失和退縮。種群數量十分稀少,并且受到嚴重威脅。

現在,綠孔雀是國家一級重點(diǎn)保護動(dòng)物?!吨袊鵀l危動(dòng)物紅皮書(shū)》將其列為瀕危種,《中國脊椎動(dòng)物紅色名錄》評估為極危 (CR)。

它們面臨的最主要威脅包括偷獵、毒殺、與藍孔雀雜交,還有一個(gè)就是修建水電站。

勝利?還有段路要走

這次訴訟勝利的意義,在于保下了中國最重要的綠孔雀棲息地。

2013年,中科院西雙版納植物園碩士顧伯健接受導師建議,前往玉溪市新平縣的綠汁江河谷考察時(shí),發(fā)現了中國最后一片綠孔雀完整棲息地。

雖然這次考察沒(méi)有真正看到綠孔雀,但他發(fā)現了羽毛與糞便,也看到了腳印,這些都證明綠孔雀在這里生活著(zhù)。此前,學(xué)界幾乎快要認為綠孔雀在中國不存在了。

但一個(gè)消息給這個(gè)喜訊蒙上了陰影。綠汁江匯入干流后,便叫作戛灑江,這條江上,一座水電站正準備建立。

一旦水電站落成,整個(gè)河谷將會(huì )被淹沒(méi),綠孔雀的棲息地也將不復存在。對原本就種群稀少的綠孔雀來(lái)說(shuō),這無(wú)疑是毀滅性的打擊,甚至可能造成綠孔雀在中國境內絕跡。

顧伯健回去之后奔走呼吁,沒(méi)有起到效果,水電站于2016年3月開(kāi)工。2017年,顧伯健再次來(lái)到這里,這一次,他聽(tīng)到了綠孔雀響亮的叫聲,直沖云天。

他聯(lián)系了環(huán)保組織“野性中國”和“自然之友”,共同為綠孔雀發(fā)聲。在種種努力都失效的情況下,最終,他們走上了公益訴訟的道路,將綠孔雀的命運交給法院裁決。

2017年8月,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理,水電工程暫時(shí)停工。2018年8月,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(kāi)庭。

2020年3月20日,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對“云南綠孔雀”案做出一審判決:被告中國水電顧問(wèn)集團新平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基于現有環(huán)境影響評價(jià)下的戛灑江一級水電站建設項目。

這不僅僅是為了保護綠孔雀,也為了保護一種國家一級重點(diǎn)保護植物——陳氏蘇鐵。庭審過(guò)程中,被告一度以綠孔雀可能飛到其他地區棲息為理由,主張水電站淹沒(méi)地區不會(huì )造成過(guò)大影響。但即使綠孔雀能夠飛走,沉默的陳氏蘇鐵也不能移動(dòng)分毫。

陳氏蘇鐵是云南紅河流域特有種,個(gè)體數非常少。它是中國科學(xué)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發(fā)現的,并以蘇鐵專(zhuān)家陳家瑞的姓命名。

綠汁江流域有上千株陳氏蘇鐵,是至今該物種在國內發(fā)現群體數量最多的地區。戛灑江水電站不但會(huì )破壞綠孔雀棲息地,也會(huì )對淹沒(méi)區陳氏蘇鐵造成毀滅性影響。兩種珍貴生物對生物多樣性的重要不言而喻,也促使這場(chǎng)戰斗的天平更傾向于這一方。

欣慰的是,比起先污染后治理,我們的環(huán)保思路,已經(jīng)越來(lái)越向預防的方向轉變。這場(chǎng)訴訟發(fā)生在水電站對綠孔雀的棲息地造成實(shí)質(zhì)性破壞之前,是預防性的,通過(guò)法律手段去維護這片棲息地。

這場(chǎng)宣判的結果,無(wú)疑是值得高興的,但也不能太過(guò)樂(lè )觀(guān)。因為這只是一審和暫停施工,這場(chǎng)仗有沒(méi)有徹底打贏(yíng),還要看被告方之后是否上訴??梢哉f(shuō),直到被告方完全放棄這個(gè)項目,才是真正能夠松一口氣的時(shí)刻。

環(huán)保與民生的平衡,從來(lái)都是道難題,但這次的勝利是一道強心劑,是尊重生命的意識勝利。也許,總有一天,綠孔雀響亮的鳴叫聲能重新響徹中華大地。

(9)

猜你喜歡

相關(guān)推薦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用戶(hù)自發(fā)貢獻,該文觀(guān)點(diǎn)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(wù),不擁有所有權,不承擔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如發(fā)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/違法違規的內容, 請發(fā)送郵件至990157430@qq.com 舉報,一經(jīng)查實(shí),本站將立刻刪除。

日本黄色视频免费,老熟女特殊按摩视频,国产91丝袜香蕉在线,国产午夜激无码av毛